首页  |  新闻  |  观点  |  视频  |  名人  |  经济  |  百科  |  教育  |  招商  |  美景  |  慈善  |  专题  |  图片  |  名作  |  文化  |  媒体  |  

春日依依杨柳情

编辑:荥阳网  |  发布时间: 2012-02-15 01:02    来源:      字号           

春日依依杨柳情
 
作者:赵西岳
 
“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唐代诗人贺知章的《咏柳》名句,伴着春回大地的跫声,如飘弋的的丝绦,拂进了我的心田。蓦然,一幅春风杨柳的画面,映绿了我盎然的心扉,也牵出了我对杨柳的绵绵的情思。
 
我是在黄河岸边长大的。从我生命的启始,黄河岸边的蒲柳就走进了生命的年轮。每到“五九六九,隔河望柳”的时节,黄河两岸的大堤上围堰边,那一丛丛一排排的蒲柳,便忽拉拉地抖出了一条条鲜嫩的柔枝,那枝杈上枝节间红酥酥的柳叶骨朵,粘连在随风摇曳的丝绦上,鲜新娇柔让人留连。不几日,那柳骨朵就蜕变成了尖长的柳叶叶,黄河两岸的山水坝堤,就让这层层的柳叶濡染成一派绿色的世界。在那上世纪的五六十年代,家里的粮食是不够吃的,当柳叶柳絮长到可供充饥的时候,奶奶就会让我到岸边的柳林里采柳叶勒柳絮,那可是我们农家人最爱吃的春头菜啊!我采回以后,奶奶用水淘洗干净,掺上包谷面,就蒸成了柳叶馍柳叶包子,偶尔也油炸成柳叶丸子,配上那香喷喷的柳叶汤,虽说甜中伴着淡淡的涩苦,却让人吃着当饥过瘾。黄河边上的蒲柳,帮我们全家度过了那青黄不接的艰辛的时光,至今仍让我难以忘怀啊!虽说那时生活比较清苦,但黄河柳也没有让我失落童年的乐趣。当夏天的柳荫浓如伞盖时,也便是我们的小伙伴尽情开心的日子。我们一个个象猴子一样,爬到稍大的柳树上,把眼用手巾一遮,就捉起了迷藏。我们攀缘在轻柔缠绵的柳枝上,悠悠荡荡好不惬意。做柳笛也是我们拿手的绝活。我们折下青青的柳条,用刀子削去斑疤,再细心地刻破嫩皮,用手轻轻拧出内质的木芯,柳笛就做成了。我们一伙会一齐吹奏着“嘟嘟嘀嘀”的旋律,踏着整齐的步伐,活象一支山村的少年乐队。因柳笛声宏亮而高远,有时我们忘了吃饭的节点,父母亲就会循着柳笛的声响把我们找回家,到家后还会受到没收柳笛的惩罚。虽如是,我们还是偷着乐,再去重复那快乐的情节。
 
由故乡的黄河柳,便油然让我想起柳州的柳了。去年南游,特意到柳州感念我心中久久仰慕的柳树。柳州的柳宛若细腰长袖的女子,随着南来风的吹拂,婀娜多姿曲尽秀色,让多少游人沉醉而迷恋。对此情景,我的心头只能是一缕掠过的柳烟,而风景深处的却是一位让我前来拜谒的柳宗元老人。唐代的政治家文学家柳宗元,是柳州柳的精魂和驱干。这位在当时痛恨陈腐而力主改革的政治家,受历史的必然,是逃脱不了失败而被放逐的命运的。于是,他来到了当时尚是蛮荒的柳州城。到此以后,他虽不能除却时弊力转政局,但文人骨子里的“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理念,仍让他得以广普施之。于是他与民众一起,沐着江南早春的细雨,在柳州城的河堤岸边插柳植柳。几年下来,不仅柳州处处“柳色风清稻花香”,而且政通人和富庶四方,他让柳州人过上了富足的安康日子,而柳州也成了他一方自足的精神家园,张扬着他的人格魅力,柳州也因柳宗元的植柳亲躬,而铸成了一座历史文化名城。
 
为人民做过好事的,为地方带来福祉的,历史和后人是不会忘怀的。我伫立在柳侯祠的门前,读着“山水来归黄蕉丹荔,春秋报事福我寿民”韩愈的诗联,更是思绪万千仰慕有加。在柳州人民的心里,柳宗元已经由人而神了。“好种江边柳,还将惠民传。”缘于一代文坛上的巨星,把“福我寿民”作为自己的一种精神元素,他不仅活在柳州的大地上,也活在世人的心里。惠化的不仅是柳州的春风杨柳,也惠化着绵绵不息的后人,更成为我心中由柳而惠化成的一种情思了。
 
如果说柳州的柳色,在我心中更多的是一种敬仰,那么在同时期的唐代,渭城的柳色则给我的是久拂不去的离情别意。许是柳与“留”天生就有了谐音的因子,缘此,折柳相送以示挽留,便成了古今人们分手离别时的一种纠结。唐朝虽盛,然战乱戍边迁徙漂泊,也常常成为许多人生活中的时光片段,无奈的离别,久盼的聚首,不断敲打着人们的心弦。诗人王维的《渭城曲》:“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一时间成为广为传唱的流行酒曲。是的。从唐都长安出发,经咸阳一路西行,便是遥望塞外阳关的渭城。在那座苍凉的小城内外,多的是简陋的客舍和驿外青新孤寂的柳色,月光一定很冰冷,而送别的人,则一次次在孤冷的别意中,举着清酒劝饮西出阳关的离人。离人也在无限惆怅中,喝下那一杯杯饱含着深情嘱咐的冷酒,听着耳畔清越的驼铃,望着窗外漠茫的沙海,那阳关之外,大漠之中,只有雁鸣驼声,胡杨丛丛,而举目无亲的游子离人戍边战士,你可知远在长安洛水春色融融下那顾盼的亲人吗?西出阳关无故人,这可真的让人凄怆悲催啊!因此,那一杯杯清酒,也便定格成大唐柳色的离魂别绪了。
 
春回大地,杨柳成行。在人们经历了一个寒冬的压抑之后,面对“风吹柳成垂,一枝连一枝”的旖旎美景,自然会涌现出许多爱柳咏柳之情。东晋时的陶渊明归隐之后,堂前宅后尽植垂柳,以至自诩为“五柳先生”,这大慨寓意柳的随意而安不避贫瘠的寻常精神了。北宋时的欧阳修平生爱柳,他在杨州为官,堂前植柳,柳树亦如主人一样,当主人离任时,长得婆娑多姿缠绵悱恻,留恋着脚下的故土。后人也便称其为“欧公柳”。而布衣百姓更是爱柳有加植柳有俗,不仅逢春遇雨折柳插柳,而且还在清明前后,借柳驱邪戴柳养颜折柳追思,充分表达对寻常柳树的爱慕之情,以至文人雅士们也对柳写下了不少隽咏的诗文,让美好的柳树成为人们心中一道特别的风景,成为人们感情寄托追思别离的心仪雅物了。每至此时,我便会咏起《诗经》中“昔我往矣,杨柳依依”的名句,让柳色柳魂永驻在我的人生里,成为感情的一种可待的追忆。
 
 
 
 
 
 
 

市委书记宋书杰调研企业复工复产工作

2月26日下午,市委书记宋书杰带领相关单位负...[详情]

市委审计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召开

4月7日下午,市委审计委员会召开第二次会议...[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