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观点  |  视频  |  名人  |  经济  |  百科  |  教育  |  招商  |  美景  |  慈善  |  专题  |  图片  |  名作  |  文化  |  媒体  |  

塔山雪

编辑:荥阳网  |  发布时间: 2010-12-16 07:56    来源:      字号           

    下雪的时候,塔山肯定先知道。就象春江水暖鸭先知那样,雪山风寒塔先知。

    那年冬天,塔山下了一场几十年都没有见过的大雪。塔山顿时成了行走在莽原上的一头腊象。通往塔山山巅的几条路几乎都给封死了。东面,看不清哪里是沟,哪里是崖;北面,原有的石径早被厚厚的积雪吞没;西面,陡峭的山崖上的两条蹊径犹如两挂羊肠悬挂在半空中,窝子雪把羊肠不知剁成了几段;惟有南面,虽然坡度较缓,那雪却深得没膝深。有谁还肯冒那个险?在大雪封山的时候。

    细想起来,人就是一个怪物。怪就怪在他的肯冒险上。越是不敢去的地方他越是要去,越是没人去的地方越是想去。

    他们就属于那种人,怪怪的那一种。

    那一年大雪后的第二天,他们就绕道阴沟村从南坡上了塔山。

    上山前,阴沟村的那个张主任特意备了几双长筒胶靴,叫他们换上。这是张主任的好心。可他们执意不肯换。来登山还怕雪弄到鞋壳里?况且这比当年红军爬过的雪山,简直就不叫雪,也不叫山。可对他们,这的确又是雪,又是山。雪没膝呀,换上吧。和平时期的人,命主贵,身子也主贵。

    塔山他们上过不止一次了。春秋夏,都是抄近路的,你再陡,只要近就敢上。从南坡上这确是第一次。其实,雪深雪厚上山并无大妨碍,大妨碍是雪把山路上那些不知深浅的坑凹给糊平了,因此叫人不敢大踏步的进军。慢也有慢的好处,平时不咋留心的奇石怪树,变得更奇更怪。偶尔,遇见一两个洞穴,此时显得幽深莫测,站在洞口,捏一把雪成球状往里扔扔,总希望能从中窜出一只兔子或者狐狸、獾獭之类的野物。却总没有。或许它们知道这塔山大雪的厉害,十天半月,月而四十是化不了的,早躲到别处去了。

    塔山因为有了雪,好象什么都被简化了。树干上缠上了厚厚的绷带,石头不见了尖锐的棱角,山的轮廓变成了简单的圆润,满山的草说什么也不能探出一点点头来。倒是那座塔依然保持着它的风姿,只是比平时更显眼,竹竿似的,被大雪截成了七节。山塔依然和春秋夏一样,直直的立在那里,看他们登山,笑他们傻得可以。

    山塔在山下就被他们发现了。半山腰时近了些,及至山顶,山塔就在眼前了。山塔总是被大雪衬托得高傲而神秘。

    正当大家喘气歇步的一刻,跟去的汪旅游又给他们讲起了山塔的陈谷子烂芝麻的故事,为的是缓解登山之困、或者增加趣味性。有人听了便发问:“千尺塔有一千尺吗?”这需要做算术题的。山的海拔高度是554米,而塔坡下的王家门海拔只350米,二者相减,山的相对高度为244米,换算成市制亦有732尺。假定塔为宋代产物,宋时的一尺相当于当前的7寸3分,这样算来,不正好1000尺吗?对此,有人不原苟同。“飞流直下三千尺”、“夜愁白发三千丈”,谁计算过?虚数而已,不可当真。又有人发问:“此塔真的为曹皇后思乡所建?”雪后天净如洗,站在塔基向东张望,虽然“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可郑州的二七纪念塔都看不清,何谈东京汴梁了。你看不到曹皇后,曹皇后会看到你吗?又是一个解解心病的虚数而已。况且,据说曹皇后还是那个不太光彩的到陈州放粮坑害黎民的曹国舅的姐姐,曹皇后曾极力为自己的弟弟遮掩辩护,被包拯数落过多次。因此,如果上述是真的,不叫曹皇后塔倒也显得干净些。

    厚厚的雪,把塔山裹得严严实实,成了一座玉山、银山。因而显得更敦实。周围的山似乎也并不低,也都那么被大雪裹得严严实实,成了一座玉山、银山。只是山顶没能有一座塔,便只能乖乖地向塔山投去尊敬的、羡慕的目光。

    山塔边小屋内守塔的僧人早已不知去向,只有紧闭着的大门上的铁锁坚守着岗位。冬天,特别是这大雪天通常是无人光顾的。听人说,真正的僧人是能耐得住寂寞的。他不知怎么的,没能守住,在这心静境也净的冷淡季节。

    

    

 

市委书记宋书杰调研企业复工复产工作

2月26日下午,市委书记宋书杰带领相关单位负...[详情]

我市组织收听收看2020年郑州市委农村工...

今天上午,郑州市委召开农村工作暨脱贫攻坚...[详情]